三姐娱乐网 >> 最新文章

哇唧唧哇致歉李志执着却有节制的维权有何不可【消息】光磊

2020-10-15

7月9日,李志在微博发文,公布经纪人与哇唧唧哇方关于歌曲侵权沟通的最新内容。文中称:“《明日之子》节目出品方腾讯视频、哇唧唧哇、腾讯音乐集团共同承担侵权责任,节目侵权将甶腾讯牵头解决;哇唧唧哇作为演唱会主办方,对演唱会侵权承担主要责任。”

与以往侵权事件中甲乙双方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架势不同,有网友评价李志的这场维权更像是一场“悲壮的单口相声演出”,也有网友评价他的言行显得“咄咄逼人”“斤斤计较”“一点儿都不文艺”。

作为一个音乐人,正确的维权姿势应该是什么?应该如何看待这种公众眼中的“较真式”维权?

这样的“李志式维权”

7月3日早晨,知名音乐人李志在其个人微博“南京李志”上发布了一篇文章《关于<明日之子>》。

在文中,李志称6月30日播放的《明日之子》第二季中未经授权翻唱了他的歌曲,且该选手由第一季的冠军选手毛不易所推荐。不巧的是,2018年初《明日之子》全国巡演洛阳站中,毛不易也曾未经授权翻唱他的歌曲《关于郑州的记忆》,当时毛不易在微博中道歉。

李志微博发出后,立即成为微博上的热门话题。有网友评价,《明日之子》屡教不改,已经成了“侵权之子”。目前为止这条微博阅读量已经超过1000多万。随后《明日之子》的出品方之一霍尔果斯哇唧唧哇娱乐文化有限公司发布了一条声明。

哇唧唧哇在声明中,主要包含两个内容,一是巡演和第二季中的两次版权纠纷都与毛不易本人无关,拒绝舆论的恶意捆绑;二是,年初巡演的版权责任由演出责任方承担,第二季中歌曲的版权问题已经于节目播出前与版权方达成相关共识。

这则声明发布后,因为文中的一些“疑点”,李志的怒火彻底升级了。哇唧唧哇的声明重点放在李志在文中提及毛不易,虽然没有明说,但是言语间认为他有恶意捆绑炒作的行为。这样的“锅”,让已经在内地民谣圈具有一定江湖地位的李志感到忍无可忍。

第二个让李志不满的,是哇唧唧哇称在节目播出前已经与版权方达成共识。然而,实际上李志方面是在节目播出后的第二天(《明日之子》节目为录播,录制与播出有一定的制作时长),也就是7月1日才收到一位自称名为“文静”的主办方负责人要求版权授权的邮件。然而,哇唧唧哇在声明中却“打脸”说,这名人员并不是其员工。

李志的不满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尊重和道歉。随后,李志的维权节奏也发生了变化。他开始在微博上用自拍视频的方式,向哇唧唧哇的负责人龙丹妮,以及其他负责人各种喊话,都始终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。

7月6日,他公开了自己经纪人与自称是活动主办方工作人员的电话录音。在这段录音对话中,名为 “小文”的工作人员,称自己是属于艺尚春公司,她负责《明日之子》的所有音乐版权问题。从她与李志的对话中可以得知,艺尚春是《明日之子》巡演的“联合运营”公司,主办方其实还是哇唧唧哇公司。她称,《明日之子》巡演中,仅在洛阳站存在侵权问题,且目前只有李志的歌曲版权问题没有得到解决。

电话录音公布后,《明日之子》方面又被“打脸”。微博认证为歌手赵雷经纪人的“小齐不冥想”的微博主随机表示,在洛阳巡演中,赵雷的《成都》也被侵权翻唱,且赵雷的版权代理公司一直在跟所谓《明日之子》的主办方进行沟通,要求公开道歉,且补偿相应授权费,提出诉求之后,对方石沉大海,问题至今没解决。因此,觉得和李志一起加入针对《明日之子》的维权大军。

此外,赵雷方面还确认,在《明日之子》洛阳站、杭州站等多场巡演中,歌手钟易轩多次翻唱赵雷的歌曲《成都》,且都没有得到版权方的授权。李志还表示,同时被侵权的还有知名音乐人尧十三和树子。哇唧唧哇作为《明日之子》主办方,不但在节目和巡演中没有得到相应歌手的授权,还作为发行方,把现场巡演曲目制作成数字专辑在网络音乐平台进行售卖,从中获利。

音乐人维权的“正确姿势”

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有音乐圈的资深音乐人站出来维权。远的有汪峰,在旭日阳刚春晚走红后,禁止旭日阳刚在商演中演唱其原创歌曲《春天里》。近的有高晓松,直接发微博称北京卫视综艺节目《跨界歌王》使用其歌曲《恋恋风尘》未经授权,且播出中未标明词曲作者。

虽然李志在国内民谣界地位不俗,但是相比汪峰和高晓松,在大众眼中,他的知名度并不如前两者,他的维权方式确实更加激烈,更加的“异于常人”。他通过自拍自采的方式,利用网络传播的力量,用一起音乐维权事件,掀起了一次网络舆论热潮。

在李志维权的同时 ,反面的声音相应出现。

一些人认为,李志是蹭在《明日之子》和毛不易的热度,尤其是一些毛不易的歌手粉,或者《明日之子》的节目粉。

还有一些人认为,李志的维权表现太过咄咄逼人,认为他证据充足的话就去法院告主办方好了,该要赔偿就要培养,对方该道歉就道歉,法律的问题就用法律解决,没必要在微博上天天叫嚣。

作为音乐人应该怎样维权,本来也没有规范和标本可言。然而,从目前音乐版权在使用中的大环境而言,“李志式”的网络维权方式,的确是一种最为有效,且能够推动整个音乐版权行业健康发展的方式。法律维权固然重要,但通过公共媒介和舆论的方式进行维权,则能起到更加深远的社会效应。

近年来,音乐类综艺节目,尤其是网络综艺节目,涉嫌侵犯音乐版权的事件频繁发生。不难发现,对于一些音乐作品,先使用、后授权,不追究、不授权,已经成为一种行业的潜规则。

通常来说,绝大多数电视台还有一些网络播出平台,都会与音著协签署版权代理协议,每年也都会支付大量的授权使用费。然而,仍然有大量的音乐人,尤其是独立音乐人,没有加入音著协,也没有把作品授权给音著协代理。对于这部分音乐人,就需要单独获得其作品的授权,对于制作经费和制作周期都相对紧张的音乐类综艺节目而言,版权问题也就成为最容易被忽视的环节。

这种“忽视”实际上带有一种投机的心理。之所以存在这种心理,也正是因为过去这么多年,国内音乐版权保护问题长期被忽视,造成音乐版权保护的法律环境没有被彻底被改善。

说到音乐侵权问题,话题永远定格在侵权容易、维权难,侵权成本低,维权成本高。一起维权官司,一打就是大半年,甚至更长。对于音乐人及其团队而言,耗时耗力,最后拿到的赔偿却少得可怜,往往得不偿失。长此以往,很多人就习惯性地选择了沉默,或者逆来顺受地接受行业的潜规则,忍受着各种侵权行为,被迫在版权保护中处在弱势地位。

殊不知,这样其实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,导致越来越少的人愿意为本来正义的事情来发声,形成一个沉默的螺旋。相反的,却让本身不规范的潜规则成为一种行业通则,甚至混肴了公众心中对音乐版权问题的正确认知。让公众把站在正义一方维权的人甚至当作是“来碰瓷”的,把先侵权、再道歉,不追责、不授权当作是一种常态。

这样的恶性循环,也是造成前面所说的,很多人对“李志式”的维权不理解,甚至是恶语不断的原因。“只是一个节目而已,用一下你的歌也没有什么,还给你增加了知名度和曝光度”,或者“毛不易唱你的歌是你的荣幸”,等等。当一个人说出这样的话时,是个人的素质问题;当很多人这么说时,则是对待音乐版权保护的法律环境和舆论环境的问题。

“执着却有节制”的维权方式

音乐版权的使用问题其实是一个极其容易理解的问题。一个作者创造了一个东西,谁要使用,谁就去获取授权。这里说的“谁”并不是节目中的歌唱者,而是音乐节目的主办方,他们在获取授权的过程中,责任无法推脱。在法律上,版权方可以在作品使用的时间和应用场景上做出限制。一般音乐版权授予的是在节目中演唱、改编的权利;节目后续的商业演出,演唱者后续的商演或者演唱会使用该音乐,都需要单独授权;此外,节目中歌曲形成的视频产品或者音频产品进行二次传播,也都需要单独进行授权。

如今,随着国内法律的普及和行业的发展,对音乐版权的授权有所了解的普通人其实并不少。然而,现实中,大众,甚至专业领域的从业者,却没有给予音乐版权问题应有的尊重。根本问题,还在于对于知识产权的不尊重,现实案例中对版权侵权案件的宽容。

翻看国外的相关新闻,到处可见因为音乐版权侵权,当事人被罚的倾家荡产的案例。在美国,2007年美国首例网络音乐下载侵权案,侵权人通过共享软件把1702首歌曲放在网上供人下载,被判向6家唱片公司支付总计192万美元的赔偿金;2013年,热门歌曲因涉嫌抄袭已故歌手马文•盖伊的作品,被判罚740万美元,创造了美国音乐史上版权纠纷中的赔偿记录。

如今国内被广泛的运用的音乐选秀模式,最早的形式其实都是起源于欧美的音乐选秀节目。对于这类节目的音乐版权问题,欧美更是早就建立了一套严谨的版权处理流程,极少出现版权侵权问题。因为一旦出现,在严厉的法律面前,必将面临版权方巨额的赔偿要求。

显然,对于如今国内的版权环境而言,“李志式”的维权,不是太多了,而是太少了。公众对音乐版权的正确认识也不是太多了,而是太少了。现实中,更多的音乐人,尤其是还没有获得广泛知名度的人,面对抄袭、盗用等侵权行为时,迫于现实原因,大多数选择的都还是沉默或者忍耐。

所以,永远不要嫌弃“李志式”激烈的网络维权方式。在面对侵权和不公时,相对于资本实力更加雄厚的侵权方而言,作为被侵权的音乐人,采取在更加公开,更加公平、更加透明的网络环境下,让所有的细节摊在阳光下,通过一种“执着却有节制”的维权方式,与大环境对抗,寻求更加公平的对话权,争取自己的利益,其实也是一种最为明智的选择。在维护了自身权益的同时,也是对同行和公众的一种影响,更加有利于改变当前音乐版权使用上的一些潜在规则。

只有知识产权法律法规的健全与社会版权意识的双向提升,才能让音乐人的作品得到应有的尊重,才能让行业朝着更加成熟和规范的方向去发展,形成真正的良性循环。

SA8000认证

防爆接线盒

东莞积分入户

生态袋厂家

友情链接